人民网兴县8月24日电 近日

区域中心性地位空前提高

2019-08-27 编辑:秩名 人气:

长治市区地图一 曾经像把手枪

而城市里,曾经高耸的烟囱、水塔,密布的管道,破旧的厂房,生锈的机床,褪色的标语,正在成为这座崛起城市的新惹事物。衡器厂、锻压厂等废旧厂房里,锈迹斑斑的“工业记忆”,正被加入现代艺术的元素以及创意产业的灵感而取得新生,全新的“梦工厂”正在孵化酝酿一个又一个新的产业。

刚解放后的长治旧城像把手枪。这不是记者的杜撰,从地图上看,1949年到1979年的长治市区,极像手枪,而且是把驳壳枪,枪托、枪管、包括击锤、节套,众妙必备。东至安国巷、西至营口街、北至蔡家巷、南至西营街,这就是长治解放初期的主城区范围,古城墙建筑20米高、10米宽,周长10公里。

长治市区地图三 现在像只雄鹰

广度缩短的同时高度也在增长,老地委院的苏式蛋糕楼、国税大厦、金德利大厦、多普勒气候观光塔……第一高度就像在永无起点的田径场上持续交接的接力棒。宽与高持续着岁月沧桑与生生不息的生机,一圈圈缩短,一层层加高,这里有市井熙攘、有政通人和、有安身立命、有民生幸福,一同见证着脚下城市的形成、起步、成长、扩充,就像树木横截面上环环增生的生命明码。

从迎来新中国第一缕曙光,到在全国率先实施市县体制改造,再到周全推进城乡一体化,长治市的城市变化见证了新中国的发展和改造开放,成为一幅鲜活的图画、一部浓缩的历史。历经70多年的变迁,一圈圈城市年轮走过的不仅只是光阴,也是一座城市在漫长岁月里的发展。这种成长变更能最直观地反映在城市扶植的面孔中,无论新旧,她的组织细胞都包含着街道、楼宇等诸多生计元素,但因时空差异,色调彰显便有所不同。小巷长街,矮墙高楼,不仅仅是间断增长的GDP数据,还有城市为历史留下的隽永痕迹。这种痕迹,是长治在70年的扶植历程中成心或无意的表露,也是长治市向世人呈现出新的格局、新的形象——

此时地图上的长治市区南宽北窄,有人说像支“军号”。

地图上,现在的长治市区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鹰。

相关文章